订做t恤衫
您的位置:首页 » 订做t恤衫 > 正文

暗恋同班帅气团支书,我正想表白时他说:同学,你要入团吗

 
作者: 王定制 时间:2017-12-07  文章来源:订做t恤衫

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遵守团的章程,执行团的决议,履行团员义务,严守团的纪律,勤奋学习,积极工作,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,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。”

日光倾城的午后,穿着素白色衬衫的少年面向团旗,右手握拳举过肩头。

他眉目挺拔温柔,身形玉立,如同春日里迎风招展的小白杨,在光和影的纠缠中认真地,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宣读着誓词。

唐甜甜站在他身侧,同样右手握拳举过肩头,跟着他一起宣读誓词,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瞥向他。

逆着光,轮廓明暗有致,唐甜甜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,却奇怪地清晰看见他脸上一圈圈的细小绒毛,仿佛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黄色,温暖而又美好。

念完誓词,唐甜甜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虔诚地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:“裴皓扬,我以共青团的名义起誓,我喜欢你!”

裴皓扬走过来,打断还在发呆的唐甜甜,把一本墨绿色的团员证郑重其事地交到她手里,轻拍她的肩膀,“欢迎加入共青团。”

唐甜甜把小本子精心收好,站直身体,笑嘻嘻地朝裴皓扬敬了个礼,“团支书好,团员唐甜甜向你报道!”

裴皓扬朗声大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和可爱的小虎牙,他揉了揉脑袋,有些好笑地看向唐甜甜,“嗯,唐甜甜,好好加油吧。”

唐甜甜点头,目光灼灼地盯着裴皓扬,看他白衬衫的一角被风撩起,露出清瘦的腰侧。

她的一颗心,也仿佛在微风中飒飒作响。

2

唐甜甜喜欢裴皓扬。

大概是从什么开始的呢?唐甜甜想,应该是在那一天吧。

那是刚开学不久,唐甜甜坐在裴皓扬后面,一边听歌一边看书。

长发披肩,她的耳机藏在头发底下,银色的小巧耳机几乎要与雪白的耳廓融为一体,旁人很难发现端倪。

裴皓扬转头向她借书,她低头拿书的一瞬间,窗口有风吹进来,吹散了耳边的乌黑长发,露出了耳机。

裴皓扬问她:“为什么总喜欢戴耳机?我看你一直戴着。”

唐甜甜诧异,没想到他竟然观察得还蛮仔细的,她还以为没人会注意她偷偷做的小动作呢。

鬼使神差般的,她起了恶作剧的心思。

“嘘,不要告诉别人。其实,这是我的助听器。”唐甜甜把食指放在唇边,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压低了声音告诉他。

裴皓扬诧异地挑了挑眉,随后脸有些涨红。他把身子转向后面,低着头靠近唐甜甜,小声地连连道歉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没想到你……”

少年的表情有些慌张无措,语气里藏着深深的愧疚。他本性善良,实在是无心才揭开人家不愿示人的缺陷,“我以团支书的名义发誓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你放心,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,你别难过啊。”

少年目光灼灼地盯着她,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。许是离得太近,他呼出的热气均匀地喷洒在唐甜甜的脸上,带着一股专属于少年的青春荷尔蒙的味道,唐甜甜的脸突然没来由地红了,她低下头试图掩饰自己的慌张窘迫。

这样的表情落在裴皓扬眼里又是另外一番意味,他误以为是自己戳到了一个敏感女孩子的内心伤疤,使得她因此更加自卑不知所措。

他抿了抿唇,从口袋里掏出一副耳机,戴上,声音坚定地对唐甜甜说:“以后,我陪你一起戴。这样就没人会觉得你特殊了,好不好?”

唐甜甜愣了一下,她抬头,看向裴皓扬。他一双好看的眼睛明亮透彻装着了然,浅浅的清风扬进了偌大的教室里,撩起了他几缕乌黑柔软的发丝,发线在空气中淬了一层淡淡的柔光,看着有些晃神。

唐甜甜的心如同小鹿乱撞般,扑通扑通直跳。

后来的唐甜甜每每回忆这一幕,都会忍不住在心底偷笑:原来,当他把耳机戴到耳朵上,坚定而执着地告诉自己,他愿意陪她一起戴着耳机的那一刻,她就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他。

3

裴皓扬真的说到做到。

从那天以后,他走到哪都会戴着耳机。他的耳机比她的稍稍大了些,是好看的亮黑色,戴在他的耳朵上,显得酷酷的。

唐甜甜坐在后排托着下巴一边偷偷看他,一边在心里傻笑:“耳机还是情侣款的呢,哈哈。”

裴皓扬却突然转身,递给她一个笔记本,上面是他独有的清隽字迹:“只要朝着阳光,便不会看见阴影。落款是——海伦凯勒。”

唐甜甜抬头,正好撞进裴皓扬满是期许的眼神里。

这真把她当残障人士了,还这样鼓励她。她莞尔失笑,心里暗想:自己扯的谎,咬牙也要演完!

她在笔记本郑重地写下一行字:“谢谢你,我会的!”

也许是有些心虚,她笔锋一转,后面的感叹号糊成一团,黑黢黢的,难看死了。

裴皓扬却满意地接过笔记本,看着上面的字,点头勾唇轻笑,对她竖起大拇指。

“小虎牙真的好可爱啊,怎么办?”唐甜甜差点溺毙在他温暖的笑容里头。

第二天的毛概课上,唐甜甜知道陈老师是出了名的死板严厉,她不敢触老师的霉头,打算把耳机摘了。

可是触及到裴皓扬纯净无辜的眼神,她叹了一口气,还是乖乖地把耳机戴好,垂头看书,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。

可偏偏却怕什么来什么!陈老师好端端地突然就点名让她来回答问题。唐甜甜站起身,快速而又流利地回答完了问题。陈老师的目光闪过赞许,挥手让她坐下。

就在唐甜甜感叹终于劫后余生的时候,陈老师又把她叫了起来,“这位同学,你耳朵里戴的是什么?我早就说过,在我的课上你们谁都不允许做小动作!赶紧把耳机摘下来好好听课,真是没有一点规距。”

唐甜甜被训斥了一顿,心里有些难受。但转念一想,本来就是自己的错,老师骂她也是应该的。这样一想,她就释然了,乖乖地取下耳机。

就在这时,裴皓扬突然站了起来,“老师,她是有特殊原因的,您别责怪她。”

唐甜甜愕然。

陈老师正在讲课被打断有些愠怒,他问:“哦?有什么特殊原因?”

裴皓扬默了默,而后扬起头看向陈老师,朗声说道:“是我逼她戴的。呶,你看我也戴着呢。这是我俩打赌,二十四小时不离身地戴着耳机,谁坚持的时间长,谁就赢了。老师,对不起,是我的错。您别生气了。”

说到最后,裴皓扬的态度越发恭敬,一副要打要骂悉听尊便的样子。

陈老师忿忿骂了句:“简直是胡闹!”就不再理睬他们,自顾自地讲起了课。

裴皓扬以为唐甜甜听不到讲课的声音,转过头来用嘴唇一遍又一遍地无声地拼凑出了一句话:“没关系,我陪着你,待会我给你讲!”

虽然无声,但是她看懂了。

唐甜甜点头,不知为何心里却突然酸酸涨涨得难受,眼睛里好像有液体在闪动。她吸了吸鼻子,仰头把泪水憋回去,朝他努力扯出一丝微笑。

4

“要不要加入共青团?”裴皓扬问她。

闻言,正在看书的唐甜甜突然抬头看他,眼睛里迸发出异样的光彩,“入团有什么好处?”

“呃,可以为你以后入党做铺垫。”裴皓扬显然被问住了,愣了一下才回答道,“还有,嗯,团员是让你变得更优秀的平台……”

全是官方的回答,唐甜甜不想听到这些,兀自打断他的话,“你是团支书,我入了团以后是不是就能经常见到你了?”

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灼热张扬,裴皓扬顿了顿,随即回答道:“唔,呃,算是吧。”

唐甜甜高兴得有些忘乎所以,没注意到裴皓扬白皙的耳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可疑地红了。

宣完誓正式加入共青团之后,唐甜甜果然发挥了牛皮糖的潜质,时时刻刻缠着裴皓扬。

总是以各种理由,各种借口请他吃饭,和他聊天。比如,开个私人小团会。还美其名曰:“学习,互相促进,更好地成长。”

裴皓扬觉得好笑,但也心甘情愿地陪着她胡闹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仿佛着了魔一样的,脑海里心里时时刻刻想的都是唐甜甜那张明媚的脸,以及她挂在嘴边的笑容。

一天见不到她,他就觉得心里慌慌的。与其说是唐甜甜缠着他,还不如说是他更愿意和她在一起,陪在她身边,陪她笑,陪她闹,不管做什么,他都觉得踏实,觉得开心。

“哥们,你这肯定是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了。”好兄弟听完裴皓扬的话,替他分析道。

裴皓扬恍然大悟,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已经对唐甜甜动了心思,喜欢上了她。

“那么她呢?也许也是喜欢我的吧?”裴皓扬突然紧张了起来,他惴惴不安地问自己。

5

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微风正好,鸟语花香,熏人入睡,教室里不一会就睡倒了一大片。

裴皓扬以一分钟两三次的频率,时不时地回过头来看向唐甜甜,欲言又止的,好像很紧张很坐立不安的样子。

唐甜甜原本在心无旁骛地安心看书,不过被裴皓扬这奇怪的举动撩拨得好奇,心里痒痒的,问他怎么了,他又摇头不说。

“裴皓扬,你知不知道这样吊人胃口很过分的?”唐甜甜在背后戳他的脊背。

“唔。”裴皓扬一个闷哼,半天没有动静。

“你怎么了?你别吓我啊。我下手没多重啊,你怎么这么不经打啊?”唐甜甜急得连声调都变了。

“你能把助听器摘了吗?”裴皓扬突然转过身来直直地看向唐甜甜,目光灼热得仿佛要喷出火来,“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“嗯。”唐甜甜沉迷在他的眸光里,呆愣愣地摘下耳机。

“唐甜甜,我喜欢你。”裴皓扬凝视眼前的人儿,深情款款地开口。

四目相对间,唐甜甜久久未动,像一刹那被闪电击中,像头顶上开满了绚丽夺目的烟花,像置身于小桥流水人家三月的桃花雨中,唐甜甜的胸腔里溢满了幸福,此刻她的眼里心里都是他。

唐甜甜捂着脸哭了,边哭边笑,像个大傻子一样。

裴皓扬慌了,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,又把耳机塞到她耳朵里,“你别哭啊,我没骂你。我只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,裴皓扬,我也喜欢你。”唐甜甜扯掉耳机,看向他,一字一句说得坚定。

“你能听见?”裴皓扬的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。

“对不起,我骗你的,这是耳机,不是助听器。”唐甜甜胡乱抹了把眼泪,扬起手里的耳机给他看。

“为什么骗我?觉得很好玩是吗?”裴皓扬突然厉声质问她。

“我承认,当时是觉得好玩。后来我喜欢上了你,就再也没勇气澄清了。”唐甜甜有些心虚。

裴皓扬看了她一眼,一言不发地就离开了。

唐甜甜被他眼神里的怒气吓到了,她怂得都没敢去追。

6

“亲爱的团支书,我以共青团员的名义起誓,我喜欢你。对不起,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唐甜甜像个小猫一样,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,可怜兮兮拽着裴皓扬的衣角第N次地道歉。

裴皓扬心里本来还有点小生气,亏得自己还傻乎乎地对她好,小心翼翼地照顾她的情绪,生怕一不小心就伤到了她的自尊心。可她倒好,原来只是个恶作剧?

可是看着唐甜甜可怜兮兮的小模样,裴皓扬的心突然就软得不成样子。

“唉,看来我算是栽到这个小妮子手里了。”他在心里叹气。

“好了,”裴皓扬一把抓住唐甜甜的手,笑得无奈又宠溺,“我原谅你了。”

唐甜甜高兴得一把扑到他怀里,脸贴在他胸口,感受到他心脏均匀有力的跳动声,一抬头刚好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下巴,竟然觉得莫名的心安。

许是没料到她会有这个举动,裴皓扬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。紧接着他长臂一箍,把唐甜甜搂得紧紧的,低着头在她耳边吹气,“这下子你可跑不掉了,乖乖地当我女朋友吧!”

唐甜甜抬头冲他笑,一点女孩子的矜持都没有,“我才不跑呢,我一辈子都赖着你。”

裴皓扬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,轻轻柔柔的吻带着些许痒意,像一把羽毛一样在唐甜甜心上撩拨。

“唐甜甜,我以团支书的名字发誓,我喜欢你。一辈子都不会变!”裴皓扬目光灼灼地看着她,缓缓而坚定地说出誓言。

“哈哈,亲爱的团支书,我觉得要幸福死了,怎么办?”

复制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oaf.cn/pqzgd/139.html